春山薄绿

〖火影〗雪与月·上(四玖鸣一家+波风班)

暖洋洋的

草莓优酪乳:

→梗来源自剧场版试映会剧透的最后画面,被剧场版刺激的非常心塞,于是我想象了四玖跟仔鸣的场合,写出来自愈下XDD

→带上水门班玩,打雪仗一起才开心!(因为设定都很幸福生活在一起,所以33跟土哥性格还是之前水门班时的性格w,但毕竟是长大了,所以都会有成熟的一面ww,如有OOC真是抱歉qaq……

 

*

 

雪花纷纷扬扬,悄无声息地散落而下,大片大片的六棱冰晶如同早春的花朵一般,于大地上堆叠盛放。

 

木叶在一个十分宁静的傍晚,迎来了今年的初雪。

 

明亮的灯光温柔映着窗户上凝结的冰花,暖和的室内隔绝了屋外的风雪,厨房内食物香气四溢,时而传出一两句带着笑意的女声,而厨房外的客厅中也是一派和乐融融,男孩子们围坐在被炉旁,抱着比他们还要小的小不点,努力讲着色彩斑斓的童话故事。

 

“所以接下来啊,王子他英勇地打败了恶龙,救出了世界上最最美丽又可爱的公主,琳殿下——喂!笨蛋卡卡西!你把书还给我!鸣人还在听故事呢,别把他弄哭啊!”

“不要把你自己的妄想代入故事中,会把鸣人教坏的。”灰白发色的少年在面罩下闷声吐槽,并下定决心不理会对方吵闹的反驳(带土:OAO我说的那里不对了!琳难道不是美丽可爱的公主吗?!),他瞥了同伴一眼,把童话书翻到最后一页,那里有着很可爱的图画,用稚嫩孩童笔触涂鸦出金色的王子和红色的公主,以及他们中间那个小小的橙色豆丁,每个人脸上都露出大大的笑容。

 

“这个……是爸爸?”鸣人见童话书被卡卡西抽走,瞬间“背叛”了带土,全然不管之前是否在他身上腻歪了一下午,拖着圆滚滚的小身子,跌跌撞撞挪到卡卡西的腿上,小爪子扒拉上彩色绘本,好奇地戳上去,兴奋地嘀咕着“爸爸,金色的!”

 

“嗯……这个是水门老师。”卡卡西揉了揉鸣人软软的头发,握着他肉乎乎的小手在书页上划过,“那这个,是什么颜色?”

 

“红…红色的说……”鸣人呼呼笑起来(卡卡西:对,是红色,鸣人真棒。),他受到鼓舞一般,继续嘟囔着,“红色的是,妈妈!”

 

“哇啊~我们的小鸣人太聪明了!”带土把头凑过去,很是尽责地将故事讲完,“所以故事的最后呢,就是水门王子跟玖辛奈公主举行了盛大的婚礼,然后迎来了可爱的鸣人,一家人就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鸣人湖蓝色的眼睛很是快乐地眨了眨,他从卡卡西腿上吭哧吭哧爬下来,在地上站稳后奶声奶气地问:“那带土王子也会跟琳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吗?”

 

“哈哈,那是当然的啦!勇敢的带土王子会跟琳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至于某个笨蛋会不会在一旁暗自垂泪呢,那我可就不管啦哈哈哈——靠!卡卡西你是找打架吗?童话书敲头很痛的!!”

 

“无法如你所愿可真是抱歉了呐,因为我是绝不会在一旁暗自垂泪的……能先把你的口水擦擦吗,实在脏死了。”卡卡西嫌弃地道,他哼了一声,再次无视了同伴愤怒的张牙舞爪,面无表情地收起绘本,把鸣人塞进带土的怀里,又将大只呆兔推到一边,挽起袖子开始整理这一下午被鸣人到处乱扔的玩具和零食。

 

“……鸣人,我的脸上还有口水吗?”感到被嫌弃的黑发少年使劲用袖子擦拭着面颊,鸣人捧着带土的脸仔仔细细瞧了个遍,突然凑过去给了他一个亲亲,顺便将口水涂了他半边脸,然后咯咯坏笑起来——这下他带土哥哥的脸上就全都是黏糊糊的口水啦!

 

“啊喂,你这个小坏蛋!”带土顾不上再擦脸,他作势要揍鸣人屁股,鸣人却冲他做个鬼脸,哧溜一下窜到地上,迈着小短腿,蹬蹬蹬往玄关处跑去。

 

“……水门老师回来了。”卡卡西忽然开口,他头也不抬,继续麻利地拾掇着那堆玩具,将积木按照颜色分类摆整齐,又把狐狸玩偶露在外面的九条尾巴统统塞进口袋里。

 

“是啊,都不用感受老师的查克拉……看鸣人这小不点就知道了。”带土感叹了句父子间奇妙的联系,一脸不情不愿地慢慢挪到卡卡西的身边,默默拾起喝光了的牛奶盒,帮他一起收拾屋子。

 

*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风雪借着缝隙扑面而来,鸣人却不觉得冷,他用力扑进一个温暖又宽厚的怀抱,然后感到自己被稳稳地托了起来。

 

“爸爸!”他奶声奶气地喊着,亲上父亲的面颊,忽然感觉脸上冰凉凉又湿漉漉,惊讶的抬起脸去瞧,才发现父亲金色头发上满是将化未化的白色。

 

“爸爸冷不冷?”鸣人给水门拍打着头发上的雪花,又忙不迭给他脸上呼呼吹起热气,水门抱着这么个软团子,心里全是铺天盖地的暖意,他亲亲小家伙,笑道:“乖孩子,爸爸一点也不冷,咱们找妈妈去。”

 

“麻麻在做饭!”听到爸爸提起母亲,鸣人忙献宝道,“做很好吃的饭!琳姐姐在跟麻麻学习!”

 

“嗯~妈妈做什么爸爸都喜欢吃,鸣人也是对不对?所以今天蔬菜泥一定要好好吃干净啊,不然妈妈会很伤心的。”水门抱着鸣人走过玄关,借机教育着展现出挑食征兆的小家伙,“如果今天能够把蔬菜泥全部吃掉的话,雪停后爸爸就带你出去玩,怎么样?”

 

听到最后一句话,鸣人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他反复确认着:“真的吗?真的吗?”——如此兴奋只因他想出去玩很久了,然而下午刮了许久的寒风,不论是卡卡西还是带土都不同意他出去疯跑,琳姐姐温柔地解释说怕他吹冷风生病……他只好一下午都窝在带土怀里拼拼图听故事。

 

“爸爸从不骗人。”水门笑道,他托着鸣人的小屁股,走进明亮暖和的客厅。

 

*

 

晚餐丰盛而又温馨,玖辛奈总能照顾到所有人的口味,做出一桌每个人都能开心享受的食物。

 

一如既往的,卡卡西贯彻食不言寝不语的教诲,半摘面罩默不作声地夹着秋刀鱼,带土则一会儿跟水门玖辛奈侃谈任务的事情(卡卡西:吹牛),一会儿忙着把草莓派夹到琳的碗里,下一秒瞧他又变成自己埋头猛吃,而琳介于他们二者中间,她满心欢喜地享用着美味的食物,也贴心地帮玖辛奈与水门照顾餐桌上的鸣人——譬如把他偷偷挑出去的食物重新喂进嘴里之类的:)

 

但今天鸣人可谓十分反常,他不仅在饭桌上不吵不闹,还乖乖地接过玖辛奈盛给他的蔬菜泥,自己拿着小勺子用力舀着,大口大口吃的可香。

 

“这小子今天怎么这么听话?”玖辛奈看鸣人把蔬菜泥吃到满脸都是,猫须上更添几分花里胡哨,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把小家伙抱到怀里,抽出纸巾,轻轻给他擦拭着脸上的污渍。

 

“我一直都最听话了的说!”鸣人得意地晃着小脑袋卖乖,结果餐桌上吃饭的人听到这话,几乎个个忍俊不禁,带土甚至喷笑了出来。

 

玖辛奈擦干净鸣人的小脸蛋,又看着他喝掉半瓶牛奶,便放心地捏捏小鼻子:“好啦,知道你想什么的呢,吃好了就玩儿去吧。”

 

鸣人欢呼一声,他解开围在脖子上的饭兜,搂着玖辛奈脖子亲了亲,小腿够到地面,便撒欢似的再次“蹬蹬蹬”跑走了。

 

大人们说说笑笑着继续享用晚餐,很快也尽数酒足饭饱。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但今夜无云,又是满月,月光洒在银装素裹的雪地上,显得格外皎洁明亮。

 

水门班的三名学生同老师又说了一会儿话,大概是关于暗部任务的事情,待讨论结束,正准备告别的时候,刚刚跑走的鸣人又倒腾着那双小短腿扑了过来。

 

他紧紧抱着水门的腿,仰起头快活地望向父亲,鼻尖上因兴奋沁出了汗珠:“爸爸!雪停了!”

 

“水门,你跟鸣人做了什么约定吗?从刚才到现在,他一直追着我问雪是不是停了呢。”玖辛奈跟在鸣人身后,她瞧着鸣人如同胖兔子一般黏在水门身上,笑着道,“我一对他说‘没错,雪停了’,他就‘嗖’一下子没影了,窜的比兔子还快!”

 

“麻麻!爸爸说雪停了就带我出去玩!是吧爸爸?”鸣人圆嘟嘟的脸上浮现出红晕,他开心地对母亲解释着,又怕她不相信,急忙寻求父亲的支持。

 

“嗯,我跟鸣人说,如果他乖乖的,等雪停了就陪他一起到外面去玩。”水门拉着鸣人的小手,微笑着开口,“最近火影的工作不是太忙,难得有时间,我该多陪陪他。”

 

“约定的话可是必须遵守的啊~”玖辛奈一脸认真地点头,很快似乎想到了什么,她也有些兴奋起来,捶了手掌一下,对一旁准备离去的卡卡西三人笑眯眯道,“卡卡西,你们三个也不着急回家吧?要不要一起出去打雪仗?”

 

“啊!打雪仗!真是不错的提议啊玖辛奈师母!我可是超~擅长打雪仗的,哈哈,如果比赛这个的话,我一定会把笨蛋卡卡西打到无力还手的!”带土弹了弹额上的护目镜,很是挑衅地故意凑到卡卡西耳边大声道。

 

“打雪仗吗……如果是跟大家一起,感觉会很有趣呢!”琳想着外面漂亮的雪景,脑海中浮现出在这样美丽的雪景下,每个人脸上活跃的笑容,欣然点头表示支持。

 

“……”

 

卡卡西无奈地叹了口气,在他心里,打雪仗这种小孩子才会玩的游戏,若由像他们样岁数的年轻人来做,简直有种莫名的羞耻感,放在平日里,他一定会说着“无聊”而摆手谢绝掉,但现在……

 

「即使说不,也一定会被否决掉吧……」,这样想着,卡卡西忽然感受到下半身一沉,就知道自己又多了一个奶声奶气喊着“卡卡西哥哥”的腿部挂件,他再次在心里叹了口气,自知无法抵抗这腿部挂件充满期冀的目光,只得点头道:“我也同意。”

 

“那么就全员通过~”玖辛奈一边说着,眼疾手快地一把捞过要冲向门外的鸣人,“嘿,你先给我等等!光着脚就想出门吗,起码要把鞋子穿好吧我说!”

 

……结果最终不止是穿上了靴子,水门和玖辛奈一起给鸣人里三层外三层裹得严严实实——带着小球球的毛绒帽子、印着卡通稻草人图案的口罩、妈妈亲手打的蓝绿色围巾、分出手指的橘色毛线手套,还有有着狐狸耳朵狐狸尾巴的可爱棉袄……这一套穿下来,鸣人也变成了走路晃晃悠悠的小圆球,只露出一双澄澈的蓝眼睛,他紧紧牵着水门跟玖辛奈的手,欢脱地奔向一望无际的茫茫雪地。




评论

热度(79)

© 春山薄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