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薄绿

〖火影〗雪与月·下(四玖鸣一家+波风班)

太幸福了

草莓优酪乳:

上篇地址

*

  

不远处,水门班已经战成一团——确切的说是卡卡西跟带土在雪里战成一团,更确切的说是带土单方面奋力攻击,而卡卡西淡定地抄兜躲闪——没错是手都揣在兜里没有拿出来(卡卡西:很冷……),还时不时抬眼丢一个“真无聊啊”的眼刀捅过去,就是这么神烦。

 

“……琳姐姐!”小圆球从父亲身上“哧溜”下来,啪嗒啪嗒踏在积雪上,像只小企鹅一样摇摇晃晃着向琳奔去,琳弯下腰,手撑住鸣人张开的小胳膊将他举起来,隔着口罩碰了碰他的鼻头:“鸣人,雪地里路很滑的,小心一点不要摔倒呀。”

 

“我是男子汉,才不怕摔跤的说!”鸣人的大眼睛里满是无畏的稚气,很快他便扭头去左瞧右看,“带土哥哥跟卡卡西哥哥呢?”

 

“他们?在那里哦~喂——!带土!卡卡西!!鸣人跟老师他们已经来了哦——!”琳把鸣人放下,拉着他的手往带土卡卡西的“战场”走了两步,遥遥喊道。

 

“啊啊啊——!琳!我知道了!!”

 

听见琳女神的呼唤,带土瞬间停下了掷雪球的动作,就连揉在手中的雪团掉在地上摔散了也不在意,只一个劲儿冲着琳和鸣人挥手,他的鼻尖儿、面颊,还有耳垂都被冻得通红,配上那泛着兴奋的笑容,仿佛没长大的孩子一般单纯可爱。

 

然而这笑容只持续了几秒钟,伴随着某个倏然砸中后脑勺的雪球一起散去,雪球松软,砸到头上倒也不疼,但雪屑落进脖颈处,冻得带土一个激灵,步下一滑二绊,险些脸朝下摔倒到地上。

 

“卡!卡!西!”带土一边手忙脚乱地清理着脖子里的雪,一边愤怒地扭过头去冲卡卡西吼着,“你这个混蛋!居然偷袭我!”

 

“啊,抱歉抱歉……居然砸中了。”卡卡西淡定地拍打着手上的雪花,一脸无辜地道歉,“我还以为你能躲开呢。”

 

“……你绝对是在小看我吧!?”

 

静默一瞬,带土的怒火翻倍上涨,他蹲下身子,使劲搓了个更大的雪球,卡卡西瞧他咬牙切齿的表情,索性垂手站在原地,准备让带土消消气算了,省的一会儿再把这人气哭了。

 

越大越不好哄啊……

 

但他懒懒散散戳在原地好一会儿,也不见带土有所动作,卡卡西疑惑地向带土望去,却见方才还气到张牙舞爪的少年此刻正冲自己呲牙咧嘴,不住地比划手势,一会儿指指自己,一会儿指指手里的雪球,一会儿又指向不远处的水门老师。

 

……这还真是一个时间一个心思啊。

 

卡卡西揉一揉眉心,发觉自己居然对带土的提议产生了某种迷之兴趣,他在面罩下微微笑了笑,比了个“OK”的手势。

 

带土收到他的讯号,回了个大拇指的动作,咧嘴一笑,双手拢到嘴边,对前方的波风水门大声喊道:“水门老师!要来接受我们的挑战吗!看一看水门班现在的实力!我们一定能——打中——老师的!”

 

听见学生的“宣战”,这边水门还未说话,玖辛奈先“噗哧”一下笑出了声,她拿出一条火红的围巾给丈夫裹紧,努力忍笑道:“他们就算是长大了,还是跟以前一样精神满满呢……”

 

“是啊。”水门望着已经长大成为优秀忍者的三人,心中满是感慨——带土、卡卡西、琳,他们从自己心爱的学生变成了得力的下属,却依旧保持着水门班最初单纯亲密的关系,同伴之间的情谊愈发深厚,少年的心性被打磨出钻石般璀璨的光芒,他这个做老师的亦十分为之欣慰与自豪。

 

“一起吗,玖辛奈?”他把妻子垂下的红发挽到耳后,轻声问。

 

玖辛奈露出一点调皮的笑容,拍拍水门的肩膀,道:“算了,最擅长打雪仗的玖辛奈大人出马的话,可就太欺负他们啦。你带着鸣人去玩吧,我烧些热水去,给你们玩累了喝。”

 

水门点点头,温柔地看着玖辛奈帮自己整理好围巾与衣领,继而握上玖辛奈的手,蜻蜓点水般吻了下:“辛苦了。”

 

*

 

“——>///<!”

 

鸣人两只小爪子捂上眼睛,隔了一会儿还悄悄露出一丝缝隙,然后又马上将眼睛全部遮住。

 

“爸爸……在亲妈妈!”他小小声地嘟囔,仿佛瞧见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一般,自己心里面偷偷乐开了花。

 

琳看见小家伙一会儿捂眼睛一会儿捂嘴巴,还以为他是觉得无聊发困了,她蹲下身捧起一捧雪,攥成一个小小的雪球,又细心蹭掉表面不平整的部分,递给鸣人:“好咯,我们要去打雪仗啦,我和你带土哥哥、卡卡西哥哥是一组,水门老师一个人一组,小鸣人要支持那一边呢?”

 

鸣人小心翼翼地接过那个迷你版雪球,如珠如宝般牢牢捧住,听见琳的话,他急忙去找父亲的身影,只见到水门一个人孤零零站在雪地里,而对面卡卡西已发动了影分身,一群银发面罩少年手里的雪球蓄势待发,显得格外人多势众。

 

“——我跟爸爸在一起!”

 

小脑瓜里想都未想便脱口而出答案,鸣人向着水门跑去。从傍晚开始到现在,这场雪下了约几个小时,地上的积雪虽不算厚,但对于小孩子来说就另当别论了,一双小短腿在雪地中深一脚浅一脚地艰难前行,遇到稍微厚实的部分,则如同种萝卜拔萝卜似的,要费好大劲才能从陷入的部分迈出来。

 

水门看着自家裹成球的小软团子吭哧吭哧朝自己奔来,胖乎乎的小短腿捯不过来,半路上还平地滑倒一次,他本担心地想赶过去扶,不料小家伙自己没事儿人一样努力爬起来,小手拍拍身上拍拍腿,继续一鼓作气地冲进父亲的怀抱。

 

“卡卡西哥哥欺负人!”他窝在水门怀里,紧紧搂住父亲的脖子,把口罩扒拉下来,冲对面的卡卡西(和他的影分身们)气恼地喊,“爸爸只有一个人!”

 

“……”卡卡西一时竟无言以对,一旁的带土喷笑出声(带土:卡卡西你欺负人哈哈哈哈哈!),还是一笑就停不下来捂着肚子打跌的那种,他心情有点郁闷,于是过去揍了队友一下,将呆兔切换成哇啦哇啦炸毛生气的状态,这才觉得高兴起来。

 

对于学生们分分钟骤变的相处状态(现在是带土向琳控诉卡卡西的‘恶行’外带求安慰,卡卡西:……),水门早已习以为常,他举起自家的小圆球,亲上鸣人面颊两侧的猫须印记,望着那双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湖蓝眼睛,笑道:“鸣人跟爸爸一起?”

 

“嗯!”鸣人忙不迭地重重点头,他把刚才琳送给自己的迷你雪球拿出来给父亲看,自信满满的样子,“爸爸你看!这是我的武器的说!可厉害了!”

 

“真的很厉害啊!那爸爸就拜托鸣人了。”水门一脸认真地说着谎话(……),他重新给鸣人戴好口罩,随后轻轻一抬将小软团子扛到肩膀上,感受着小家伙那因兴奋而开心的笑声,怀抱着心中温暖的幸福,准备接受对面学生们准备停当、跃跃欲试的挑战。

 

*

 

“呼……呼啊……水门老师你太狡猾了!”

 

整个人呈一个大字瘫倒在地上,带土胸口起伏,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刚刚太过拼命,以至于现在浑身上下泄尽了力气,懒得动弹,只躺在雪地上郁闷地吐槽:“明明就差一点……水门老师你到底什么时候在我身上做下飞雷神标记的啊!”

 

波风水门好整以暇地站在原地,仿佛之前一场激烈的“雪战”完全没有发生过一般,他身上半点儿雪屑也无——这真是一个非常遗憾的结果,即使波风班三人配合默契又拼尽全力,还是没能将雪球击中他们的老师,雪夜中的金色闪光。

 

“不愧是水门老师啊……”卡卡西扶着一棵大树,半倚靠在树干上,也有些发喘,虽然不似带土一般将力气都用光了,但方才他用的招数(譬如影分身)都是耗损查克拉过多,此刻也只能心服口服的放弃。琳在卡卡西的旁边,手抚上胸口,努力平复着呼吸,暗暗点头赞同卡卡西的话。

 

“胜负并不重要,老师看到了,你们的进步十分明显,团队配合意识与能力比以往提升太多,个人的战斗也各具特色。卡卡西查克拉虽少,但对忍术的运用和策略规划越发精准而深入;带土仍然有些莽撞,不过能开始有意识地使用战术技巧,迈出了不错的一步,你写轮眼的掌控也比上次训练时更加成熟;琳还是队伍中配合度最高的忍者,做好了一切自己应当做的事,非常完美……啊,总之,三个人表现都很不错,老师我真的很高兴。”

 

水门看着面露遗憾的学生们,不禁摇头失笑(四代目:想超越老师还要再锻炼一段时间啊~),他以鼓励的语气将三名学生之前的表现挨个点评一番,鸣人听不懂父亲说的这么长一段话,他从水门身上爬下来,颠颠跑向躺在地上的带土,努力弯下腰去,两只小爪子捧着带土的手,憋着一口气奋力想把他拉起来:“带土哥哥——”

 

带土见鸣人拼命扯他的胳膊,赶紧一个打挺从地上翻起来,把小家伙搂在怀里使劲揉搓:“笨鸣人,你拉的动我吗?可别把你自己再摔了……来来来,带土哥哥帮你堆雪人怎么样?”

 

“那能堆一个跟鸣人一样大的雪人吗!”

 

“没问题,堆一个比你还胖的雪人,名字就叫sasuke……”

 

“才不要呢,佐助一点也不胖的说!!!”

 

 

“……唉。”卡卡西目光从两个闹作一团的孩子身上移开,在心里默默思忖着,不知道谁才能在打雪仗中赢过老师一局呢……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吧。

 

就在他这样垂眸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听见某种东西划破空气的呼哨声,身旁的琳忽而发出一声轻呼……卡卡西下意识抬头去看,眼睛瞬间睁大了起来。

 

……一个雪球就这样径直划出弧度,又稳又准地撞到水门的后背上,“哗啦”一声散开,正中红心,10分。

 

“啊呀,看样子水门的首杀被我拿下了呢?”

 

清朗的女声在寂静的雪夜响起,漂亮的红色长发在夜风中微微飘扬,玖辛奈走到水门身旁,自然而然地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笑的狡黠又快活:“哈哈,怎么样,还是玖辛奈大人我比较厉害吧?”

 

看着满是得意的妻子,水门也傻乎乎地笑了起来,他一手紧紧搂住玖辛奈,一手接过她手里的篮子——里面是几个装满温水的杯子,招呼学生们过来补充水份、好好休息。

 

*

 

窗外又飘起了细小的雪花,静谧的儿童房里只亮着一盏小夜灯,橘红色的灯光十分柔和,拂下几分慵懒的睡意。

 

在外面疯了整整一个晚上,送走卡卡西三人后,鸣人也早已困得睁不开眼睛,被玖辛奈抱回房间,换上干净舒服的睡衣睡裤,塞进松软的小被子里,轻轻拍打着哄去睡觉。

 

“爸爸,等我长大了,能学会像卡卡西老师那样厉害的忍术吗?变出好几个鸣人……”

 

“嗯,当然没问题了。我们的鸣人以后一定能做的更好。”水门倚在床边,用手指摩挲着鸣人的额头,轻声答应着。

 

“那我会变得比妈妈还强吗?”鸣人打了个小小的呵欠,小手拽上母亲垂下的红发,目光里满是期冀。

 

“咦,原来鸣人觉得妈妈比较强大的呢?”玖辛奈握住鸣人的小手,把这不安分的小爪子塞到被子里,掩好被角。

 

“嗯嗯,因为今天只有妈妈能打到爸爸的说……妈妈是最强大的……对吧,爸爸……”睡意渐渐袭来,鸣人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小腿无意识地蜷缩起来,寻了个舒服的姿势,他话音缓缓低下去,说到最后已然是陷入了甜甜的梦乡。

 

“没错,妈妈是最强大的。”水门俯下身去,亲了亲鸣人的额头,“乖孩子,做个好梦。”

 

他顺手将床头小夜灯关掉,室内顿时陷入一片黑暗,然而窗外的月光幽幽洒落进来,也给地上铺了一片银辉。

 

“今天的月亮很圆很亮呢。”玖辛奈起身望向窗外,一轮明月遥挂夜幕之上,清辉长明,如千里外的灯火,她一时看出了神,轻声赞叹着。

 

“……玖辛奈。”黑暗中,水门拉过玖辛奈的手,她的手指光滑细腻,泛着些凉意,他将妻子的手裹在自己的手掌中,忽然牵着她往外走去。

 

“诶……诶诶,怎么了水门?”玖辛奈本以为他们是要去洗澡或者直接去睡觉(小孩子不要胡思乱想!),结果自己径直被水门拉着出了门?!

 

月上中天,夜已深深,木叶村安静地在雪夜中熟睡而去,只有微凉的风卷着细小雪花不知疲倦地扬扬洒洒。

 

“真漂亮啊,木叶的雪景。”玖辛奈牵着水门的手,站在他的身边,她眺望着银装素裹的大地,被白雪勾勒出银色线条的幢幢房屋,以及远方巍峨雄壮的火影颜岩,那神情肃穆的雕像上也落满了雪花,并因这纯白之物而多了几分柔和。

 

“……这么美丽的世界,想跟你一辈子一起看下去。”水门伸手挑起一缕妻子肩上的红发,星点白霜覆于长发之上,更衬得那红发颜色鲜艳绮丽……

 

他是第一个称赞这红发美丽之人,而命运的红线亦悄无声息连结在他们之间——

 

自那一刻起始,至生命的最终。

 

波风水门深深凝视着几乎陪伴他整个人生的妻子,他们目光交叠,千言万语也似融化于这无尽的朦胧月色、纷飞细雪之中。

 

——他低下头去,她闭上双眼,彼此间温柔地交换了一个悠长亦情深的吻。

 

“一定会一生都在一起的。”

 

月光微凉,风雪清寒,两人相视一笑,却满是幸福温暖。

 

END.

 

评论

热度(86)

© 春山薄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