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薄绿

〖火影〗十年后的七班重聚会

好可爱!大家都真的成长了,鸣人还是这么充满活力,小樱变得强大成熟,佐助不再把目光局限于仇恨之上,想要改变黑暗但又不会忘了自己的从前。这样的他们一定可以做的更好!最后擦油漆也好棒,鸣人这家伙在这点上真是永远都长不大,可怜的佐助,被缠上就逃脱不了了噗

草莓优酪乳:

※ 四战后五年,卡卡西成为六代目火影,鸣人成为上忍。佐助在四战后周游世界寻找自己心中的道,五年后回到木叶,在小樱的提议下,为了庆祝七班组成十年,佐助回村以及联络感情,作为七班老师的卡卡西和七班其他三名成员聚在火影岩上,开了一场重聚会。

※接699后的故事发展,699也是接受部分的699_(:_」∠)_是我自己心中长大后的七班,可能也有借人物表达着自己想法的一点私心吧,不知道人物是否OOC……如有真是万分抱歉。


————————————————————————————


“好了——集合!”慵懒地拖着长音,年长的忍者一手捧着橘色封面的书籍,一手抬起来随意打了个招呼。他依旧穿着以前作为上忍时的忍者制服,只是暗绿色的马甲背后多了两个字:火与六,用以象征着他的身份。

 

“什么嘛……卡卡西老师这样懒洋洋的话,我们完全没办法一齐大声的回应‘是!’了呀!”一名年轻的女忍出声抱怨着,樱色的头发因为有些长长所以梳了起来,刘海也被拨到一边,露出额间一点漂亮的菱形印记。

 

“就是的就是的我说!为了这一刻,我们还特意商量了很久啊,结果跟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说,啊怎么说呢……是说精神没有振奋起来的感觉……?还是说因为没有再现回忆中的场景而令人沮丧……”另外一名青年忍者使劲点头肯定着樱发女忍的意见,并一口气说了好长一段补充,他的声音一如既往有些沙哑而音调亦充满活力,恰如他灿阳色的头发和海洋色的眼睛所蕴含与象征的一样。

 

“……哼,那种场景就如同卡卡西某一天会精神百倍一样,永远不会出现的吧,啰哩啰唆这么多话,烦死了,笨蛋白痴吊车尾。”最后一名青年忍者终于抬眼,向他前面手舞足蹈的金发忍者淡淡瞥去,他有着鸦羽一般黑色的头发,一双异色眼眸明亮又凌厉,这名忍者容貌最为清秀俊朗,然而因他脸上无波无澜,没有一点儿表情,清俊之外,更显得有些冷漠。

 

“混蛋佐助,你说谁烦——不,你说谁是笨蛋白痴吊车尾啊我说?!”而且比以前那句口头禅来,还多加了一个形容词……形容他蠢的词!

 

面对金发忍者的怒目而视,黑发忍者只微微挑了挑眉,平声道:“……谁急的跳脚就说的是谁,笨蛋白痴吊车尾。”他又重复了一遍先前的话,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话到句尾,原先那张毫无表情的面容上,竟不动声色地扬了扬嘴角,悄悄露出一点笑意来。

 

“……打架的话就给我适可而止吧!”用一记漂亮的拳头截断某金毛准备冲上去撸袖子开揍的动作,樱发女忍恨不得抓住他怒吼如果火影岩被轰烂鹿丸一定会扣光三人一年份的任务金,没错,是一年份的!因为这名上忍对修葺的麻烦已经忍无可忍了。

 

“真是的……佐助君也有错,为什么非要刺激他呢,绝对是故意的吧?”无奈地捋了捋刘海儿,并不理会那摸着头上大包可怜兮兮嚷着“樱酱……都有错为何不揍那家伙一顿”的家伙,小樱对佐助嗔怪道,后者默声别过头去。

 

“卡卡西老师也是的!学生又吵起来了不是吗,怎么只会在一旁看工口书!”

 

“嘛…嘛……小樱成长的越来越厉害啦,但是工口这种词不适合女孩子说哦?他们两个这样不是很精神嘛……”把书从眼前挪开,卡卡西望向三名学生,眼睛笑出了好看的月牙,“三人啊……这种场景还真是很久都没有见过了,老师都有点怀念了哪~”

 

“……”沉默了一会儿,可能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佐助径直走过去对蹲在地上抱头的鸣人伸出了手。

 

“笨蛋白痴吊车尾。”他轻笑。

 

“……混蛋佐助。”握住那向他伸出的手,鸣人嘴里嘟囔着,也咧嘴笑起来,他的眼睛里好像有光芒在跃动,而这份光也同样映在了佐助的眼睛之中,无论此刻他是否正逆光而处。

 

因为凝视着你的眼眸,所以你眼中的一切也倒映在了我的眼底,连同这明亮的光芒一起。

 

“感情已经都联络OK了吗……那么开始正题吧,为了庆祝第七班成立十年……还有外出阔别五年的佐助回到木叶……”卡卡西背完小樱曾让他背下来的开场词,又笑眯眯继续道,“以及你们每个人都从及格到成长为真正独当一面的忍者……所以开一个小型的七班重聚会,回忆一下过去的七班,再交流一下最近的情况~话说回来有没有人告诉我为何这地点不选在曾经的天台而要在老师我的雕像头上?如果再拿油漆把我的颜岩涂上厚嘴唇或者兔子牙就算是心爱的学生我也会照规矩处罚的哦?”

 

“切~卡卡西老师太小气啦,这可是对老师抛下我和佐助自己当上六代目火影的礼物的说!”嘿嘿笑着,鸣人正了正自己的护额,转头寻求佐助的认同,“对吧佐助!?”

 

“……自己做的事,不要拉我下水,大白痴。”佐助懒得理他,今天一大早就把自己从被窝里拽起来,原因就只是想拿着油漆桶在卡卡西的雕像上涂鸦做所谓的惊喜,自己简直要后悔回到木叶了,真是头痛欲裂。

 

“老师选择拒收哦^ ^”卡卡西拍了拍手,看着面前三个早已长高不再用他弯下腰来对话的学生,竖起手指晃了晃,“从哪里开始呢……嗯……那么就先做个自我介绍吧。”

 

“哈?又是自我介绍?卡卡西老师你真够没新意的。”

 

“嘛,就算被小樱这么说也还是要做,因为这是老师的意见哪。”卡卡西摸了摸下巴,“就还是喜欢的东西,讨厌的东西,兴趣……还有将来的梦想之类的吧,可以再加上最近自己做了什么……就这样吧~”

 

“啊哈,既然和以前一样的话,还是从卡卡西老师开始吧我说!但是这次卡卡西老师可不能再糊弄我们的哟?否则我们三人……嘿嘿……!”鸣人对新的自我介绍这件事十分兴奋,他看了小樱一眼,又瞧了佐助一眼,发言申请让卡卡西先说。

 

“真伤心,都不是能糊弄的小鬼头了啊。名字是旗木卡卡西,喜欢的东西是自来也大人著的亲热系列,讨厌的东西是忍者中不珍视同伴的废物,若说食物则是天妇罗……兴趣呢,当然是阅读自来也大人的小说,鸣人不要插话,老师的兴趣从来没有迟到这一项哦。将来的梦想嘛……做好六代目火影该做的事情,等卸任退休了就每天散散步,晒晒太阳,看自来也大人的小说,守护好村子和你们,还有未来萌生的新叶……吧。最近自己做了什么……重温了亲热天堂的第一册,当然是在披星戴月做完全部火影工作的间隙里,火影可真是辛苦哪~所以你们心疼老师的话,就要少给老师找点麻烦啊。”

 

卡卡西慢条斯理地说完这些,在谈及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目光停留在鸣人身上,在听他嘟囔了一句“我可没有给老师找过麻烦的说”后,才笑眯眯道:“接下来就轮到鸣人了。”

 

 

“我啊!我啊!我是漩涡鸣人!虽然似乎本来应该叫波风鸣人但是果然还是老妈的姓氏更加习惯啦!名字是好色仙人小说中主人公的名字——啊啊不是那种小说啦!是很正常又热血的忍者故事我说。喜欢的东西就算过了十年也还是一乐的拉面,最喜欢的是和同伴们一起吃的一乐拉面!讨厌的东西……以前是等拉面泡好的三分钟还有蔬菜……但是因为跟妈妈做了约定,现在讨厌的则是任务后要交的大堆报告,真是的卡卡西老师,到底为何要交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超级不擅长啊我说。兴趣嘛是修炼、出S级和超S级的任务,还有给植物浇水,哦!现在佐助回来了还勉强可以加一个跟佐助修炼和切磋……将来的梦想当然还是要超越火影!虽然六代目是卡卡西老师我很服气啦,但是我一定会成为超越历代火影的七代目!还有还有,最重要最重要的梦想就是,我要实现对好色仙人和父亲的承诺,为忍界寻找一条消灭憎恶,人与人之间相互理解的道路……嗯我知道的卡卡西老师,这很艰难,但你不也一样相信着我吗?有话直说,说到做到可是漩涡鸣人大人的忍道啊我说!至于最近在做什么……完成了一个A级任务,休息日蒙头大睡了一天,给番茄苗浇水,吃到了一乐特制的叉烧拉面……总之就是有认认真真做上忍的工作,然后开开心心的生活哟!”

 

看着鸣人脸上标志性的爽朗笑容,和一旁低下头若有所思的佐助,小樱抿起嘴笑了一下,她举起手道:“那么卡卡西老师,下一个是我啦。”

 

“我叫春野樱,就是春天盛开的樱花,跟我的发色也很贴近的感觉~比起老师和鸣人两个人,我现在要做的自我介绍跟十年前说的可是大不一样呢,啊……倒不如说我希望你们把十年前的自我介绍忘掉……喜欢的东西,食物方面是红豆丸子汤,喜欢做的事则是在医院跟师父救治受伤的病人,讨厌的东西,太辣的食物我真是受不了啊……所以下次吃火锅请务必把清汤的部分留给我,还有就是讨厌以前总会哭哭啼啼什么也做不到的自己吧,现在虽然依旧是站在鸣人跟佐助君的中间,我却比以前更有资格和信心了~!兴趣的话,跟师父研究医疗忍术和各种药物,这些事往往投入地做一天也不觉得累,还有跟同伴们一起泡澡逛街买衣服之类的,唔,也算是女孩子特有的爱好啦~将来的梦想,我渴望着能成为跟纲手大人一样厉害的女性,研究出更有效的药物,学会更高深的医疗忍术,还有变得更加强大,足以保护每一个我想保护的同伴。最近在做的事情是准备五大国医疗忍者的联考事宜,本来这是纲手大人要主持的但是她似乎想把这件事作为锻炼和考验交托给我,老实说真的很紧张…希望我能做好它,不负师父的期待。”

 

卡卡西注意到小樱暗自攥紧的拳头,欣慰道:“22岁的小樱出落成非常优秀又强大的女性忍者了啊,鸣人,佐助,你们感到危机了吗?如果被女孩子赶超的话,可是相当丢脸的啊。”

 

“哦!我也会奋起直追,更加勤奋的修行的!话说啊樱酱,你在研究药物的时候能把兵粮丸研究出拉面味的吗——痛痛痛……”

 

“你对我辛辛苦苦做出的兵粮丸的味道有什么不满吗?做出拉面味道的爱吃的也不过是你一个吧笨蛋鸣人!”

 

眼神淡定扫过一个揍人一个被揍的两名队友,佐助俨然决定无视他们,直接自顾自地开口。(当然他一开口说话无论是樱发女忍还是金发忍者都瞬间停下了动作,“刷”地凑近,竖起耳朵认真聆听。)

 

“名字是宇智波佐助。”与前面三人一气呵成的发言不同,佐助在说完第一句话后,便闭上了眼睛,仿佛在平静着心绪,其他三人也一动不动,没有人出声催促或者插一句话,仿若就连风也静止了一般,只等佐助继续说些什么。

 

“宇智波,最为骄傲的一族,我是这一族最后的一人。喜欢的东西,曾经以为这个问题可回答之物终是一无所有,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喜欢吃的东西是番茄,喜欢的事情则是与鼬一起打猎的经历,除去食物和回忆,似乎还有一些别的东西是让我感到喜悦的……”他环视了一周,最终目光停留在鸣人身上,“但现在我说不上来,也许以后会有答案。”

 

“切……还真是别扭啊。”鸣人低下头去嘀咕了一句,很快又被小樱巴了头,樱发女忍对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他好好听佐助说话。

 

“讨厌的东西,依旧有很多,坦诚来对你们讲,甚至有一些我现在还依旧厌恶着,无法彻底回转这种想法,但既然我以我自己的意志做出决定,选择回到木叶村,我也会保证将这些厌恶的情绪埋藏起来,随着局势的转变,说不定有一天它们也会消失。”

 

佐助的声音很清冷,音调平平仿佛不带任何感情,他继续道:“接下来是兴趣,非要说出什么的话就是修行,还有行走在寻找答案的旅途上,至于刚才某个笨蛋吊车尾所说的与他一起修行之事——勉强同意了吧。将来的梦想,曾经12岁的我说过的吧,将来的梦想是振兴宇智波一族,还有……”

 

他顿了下,似是一瞬间眼底划过很悲伤神情,“现在的梦想,振兴宇智波一族的愿望从未改变,一族的荣与辱都肩负在我的身上,所犯下的错误要偿付代价,但同样,所失去的我会争夺回来,而所被掩盖的……白雪皑皑下埋藏的污泥,终有一日将袒露而出,每个人背后的真相,都会在阳光下为人知晓——到那时一切也将处于变革之中,也许还是吊车尾那单纯又愚蠢的梦想实现的道路之一。”

 

“佐助君,无论如何你要记得,你不是孤身一人……”气氛有些沉重了起来,小樱低声对佐助道,这些年,她已经从鸣人那里知道了发生在佐助身上的一切……但这现在对于木叶来说还是不为人知的秘密,忆及过去,她已经渐渐理解了佐助,而现在佐助的想法亦然,同时也希望他不论做什么,都能不再让自己身处黑暗之中,记得还有同伴在他身后。

 

“安心吧樱酱,这些话我早就跟小佐助说过了哟!不然终结之谷天昏地暗那一架能是白打的嘛,现在回想起来我的右胳膊都还隐隐作痛啊我说……不过能跟佐助真正相互理解,也知道佐助内心的想法,我心里真高兴,一切都是值得的说!”鸣人那双湖蓝色的眼眸笑嘻嘻凝视着佐助,佐助回应着他的目光,心中也想起了旧事,不由笑了笑,动了动唇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口,还是接着讲起了自我介绍中最后的部分。

 

“最近在做的事,这几年我一直在外周游,想寻找属于自己心中的道,最近刚刚结束漫长的旅途,暂时回到木叶村,我这个人……似乎不擅表达,因而也难以说出到底在寻找中得到了什么,但……”他陷入了沉吟之中,像是找不到合适的语句来完成这最后的回答。

 

“——但你已经回到了木叶,遵循着你自己的意志,你选择了再次成为我们的同伴,佐助。”鸣人突然开口,不同于一贯的吵吵闹闹,他现在说话的语气沉稳而又温柔,“我一直执着地想把你带回木叶,为此还说了很多狠话,啊话虽如此我可是一点都不后悔啊我说!……但最后我才发现,我只是希望你能够走出令人绝望的黑暗,不再孤身一人啊……所以当你决定离开远行的时候,我没有再挽留你,因为如你理解我一样,我也知道佐助你是自由的。也许就连你回到村子都只是暂时的,有一天还会离开,然而在那之前……我希望能与你一起实现那个忍界的梦想,改变那些腐朽而令这世界沾染鲜血与痛楚的制度。你说过的吧,即使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理解都很艰难,更不要提整个忍界,我也有想说的话,就连我们两人……阿修罗和因陀罗数代转世中积累的憎恨都能转化为爱,整个忍界的又未尝不能呢?佐助,现在你站在我的面前,我们不用再忍耐什么,想做就努力地去做,我的想法和你的想法,尽管也许还有很多冲突,互相不认同的地方,但只要能够相互理解,相互扶持,一定……一定会有梦想成真的一天,到那个时候,自来也老师和父亲托付给我的未来,还有鼬哥托付给你的,你所肩负的、想要改变的未来,都会由梦想变成现实。”

 

“无论要花费多少年的时间,无论那是否在他人眼里只存在于理想之中,相信吧,相信我们自己吧,这份愿望、梦想、精神、热情将不会被磨灭,也不会改变,直至它真正实现的一刻……而我们自身,也是一样的我说。”

 

佐助讶异地听着鸣人说出这样一番长篇大论,渐渐的他的这份讶异变成了沉默,又由沉默化为了其他更为复杂的心情,鸣人的脸上一如既往是灿烂的微笑,他一口气说完所有想说的话后,向佐助伸出了左手:“来吧佐助,这次不是子之印,不是和解之印,是属于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的承诺之印啊!”

 

“不管什么时候,真是一样啰嗦啊,鸣人。”佐助嘴上抱怨着,但其他三个人都能听出这抱怨的声音中都带着笑意,他回应着鸣人,伸出自己的右手,紧紧与鸣人相握。

 

……承诺之印啊,从没听说过的东西,用这个做这场七班重聚会的结尾的话,也算是符合意外性NO.1忍者的特色哪。

 

卡卡西在心里默默想着,再次拍了拍手:“好啦既然自我介绍都做完了,就轮到老师给你们分派任务了啊~”

 

“欸!?任务?卡卡西老师,还有什么任务?三人一起的吗?超S级的吗?”小樱好奇道。

 

“既然是重温十年前的回忆,当然要三人一起的……D级任务啊,那么任务就是……今天你们三个把火影岩上老师我被画上的油漆涂鸦统统擦干净,以上,解散!”

 

“哈???这明明是鸣人自己兴致勃勃弄来的‘惊喜’吧!不管了,纲手大人那边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呢,鸣人你自己看着办!”

 

“……果然是笨蛋吊车尾,糟糕,握手了这么久不会连我也被传染上吧。鸣人,你自己做的事自己承担,我也还有重要的修行训练去做。”火速甩开鸣人的手,佐助一脸“果然会被传染”的嫌恶表情,他甩了甩手,瞪了鸣人一眼,也转身离去。

 

“啊喂……明明上一秒我还是很帅很酷的结局啊……为啥剧情急转直下到现在这样……卡卡西老师,你绝对是故意的吧……”

 

“这么揣测老师可不是好学生该做的事情哦~那么就拜托你啦,漩涡上忍。”如来时笑眯眯的一挥手,重新把橘色书籍遮在眼前,卡卡西也瞬间在原地消失了。

 

“啊啊啊不管啦我说!一个人擦影岩太丢人了佐助你不要走至少你陪我啊我们不是最亲密的朋友嘛——”

 

“起来啊大白痴你不要抱着我的腿……快松手!!!!!”

 

“佐助助助助——!”

 

“烦死了!笨蛋吊车尾!”

 

 

END.


评论

热度(63)

  1. 春山薄绿草莓优酪乳 转载了此文字
    好可爱!大家都真的成长了,鸣人还是这么充满活力,小樱变得强大成熟,佐助不再把目光局限于仇恨之上,想要
© 春山薄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