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薄绿

明:

  • 好久没跟你说话了。


  • 为什么会想到跟你说话呢……


  • 对了,我前两天翻到一个不知道是哪年留下的手里剑,试着丢了一下,已经没有曾经那么准了。看来我也缺乏修炼太久。


  • 木叶啊,已经变成不知道什么样了。如果是我们以前的打扮穿上街,大概要被人当成行为艺术者,倒是现在年轻人的审美我看不太懂。


  • 还有,那些人天天拿着一个金属块,据说可以听见好远的人讲话,沙拉一直说要给我一个,我觉得这东西可能会泄露我的行踪,所以就没要。后来小樱执意要我带着,我斗不过她,不过好像我出去没几天她们又找不到我了。所以我也不知道这个怎么用,我记得你好像对类似的东西用得很上手。


  • 也是,这种奇怪的东西本来也就是你带进村子里来的。


  • 一乐拉面关店快20年了,因为店主他儿子说你不来总感觉少了什么。我去吃了几次,也觉得少了什么。


  • 说点你之前很在意的事吧。前两天沙拉跟博人第三次分手了。原因还是你儿子觉得不能接受我和小樱看起来比他还年轻。……说得好像是我俩的错一样。


  • 卡卡西当年说要去寻找回忆,从此我再也没遇见过他。小樱跟我说,现在来医院看病的人,得的病根本就不是查克拉可以治的。非要拉到什么机器前面去扫扫,雏田说扫出来的图像跟她白眼看到的也不一样。


  • 鸣人,我能感觉到木叶正在以一种方式毁灭,而引导它毁灭它的人,是你。



  • 而你当年说希望能帮助我复兴家族,却也是突然离开了。可能世界太和平了,在你当上火影之后,你不会再需要我,你将你曾经承诺过的东西视作累赘。人一旦得到满足就会懈怠,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拒绝接受这种改变的原因。


  • 现在的孩子已经不再需要查克拉,不会使用忍术,不会投掷苦无和手里剑。

  • 拥有血继限界的人又成为了众矢之的,而不再能将它视为自身骄傲的能力。人们在街上叫着“那个人的眼睛是红色,好可怕”“那个家伙不要靠近,会被伤害的”这仿佛又是我们的曾经,而我似乎用轮回眼旁观了这一个轮回。

  • 可是我却无法将这种情况改变,甚至无法让它回到原本的样子。


  • 我曾经说过,你有我不曾拥有的强大。如果是你,能不能将这一切复原?就像初代火影最后再次拯救了村子一样……当然我不会再次发动忍界大战逼着人把你秽土转生。


  • 感觉说得有点多,不过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你说话了。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听见,但是我想你会的。

    我会离开木叶,这个你深爱的地方。因为它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村子,也没有任何思念之人能让我在那里驻留。


  • 你刚走的时候,小樱每天都对我哭诉你曾经对她的好。你说你后悔丢下了雏田,但是你明白人生中会感到后悔的事情太多。


  • 你当上火影时信誓旦旦地说不会让这里再有痛苦,而我现在又感受到了痛苦。

    我不知道你是否还能像当初对我说的一样还能感受到。

    你没有改变这一切,反而把它拉进泥潭。


  • 我本应该恨你。




  • 可是啊,这么久,这么久了……我还是会爱你。

评论

热度(82)

© 春山薄绿 | Powered by LOFTER